供需矛盾增加,旺季预期不应过度乐观
http://www.topbrandindonesia.com 2018-07-11 15:55:31 期货日报

从供给端看,虽然年前沙河地区生产线停产对当时产能影响较大,但因行业的经营效益较好叠加高额的冷修成本,在年后多条生产线点火复产且冷修生产线较少,产能也因此快速修复,截止到今日,去年因环保停产造成的部分产能缺失已被修补。从政策方面来看,环保政策影响下的产能减少并不意味着玻璃行业真正进入了减产周期,除非行业生存环境急剧恶化,否则2018下半年的供给压力依然较大。

  从成本端看,目前玻璃行业成本普遍偏低,因而从成本端难以对价格形成有效支撑,下半年预计玻璃生产成本难有大幅增加,后期将以稳定或小幅上涨为主。

  从需求端来看,未来表现将较2017年同期偏弱,其一主要是建筑玻璃需求存在下降空间,而汽车和出口增量相对有限且所占比例较小,其二则是从空前的政策管控力度来看将对未来整个建筑行业产生较大影响。所以从中长期来看,低附加值的玻璃需求整体趋弱的格局难变,未来的机会主要出现在阶段性的旺季需求改善和产品结构的升级。

  纵观2018上半年玻璃行情,在冬季厂家持续挺价的情况下,年初的玻璃价格持续维持高位,贸易商和加工企业囤货意愿较低,生产企业库存增速创近几年以来的高点,春节后更是有多家企业库存堆积严重,因此年初玻璃价格高位承压。而三四月份的需求滞后更是对当时的市场信心造成严重打击,玻璃价格也因此快速下滑,部分区域甚至一周多次大幅度下调价格以减轻库存压力。后随着价格的大幅下滑和需求端的持续恢复,下游信心有所改善,厂家出库也相对好转,玻璃价格再度逐渐回升至今。目前除个别厂家受销售策略影响库存仍然堆积严重之外,全行业库存压力偏低。从供给端来看,上半年生产线大量复产,年前因环保问题而减少的产能目前已在其他地区补足,行业总体供应量偏高,下半年生产企业又受到行业高额利润率的吸引加速复产,从目前已有的复产计划来看,7-10月份将有约7300t/d的产能逐渐投放,下半年产能也将达到近两年内新的高峰;从需求端来看,上半年需求除时间上有所滞后外,在总体订单量上也下滑了接近10%,虽然当前时间已逐渐接近金九银十的传统旺季,届时需求也将在各房企加速赶工的情况下或有所提振,但在目前玻璃行业高供给、高价格的情况下,后期建筑材料行业又受到房地产高压政策的持续影响,我们对本轮价格的上方空间也不应盲目乐观,甚至晚些时候一旦需求出现拐点,后市市场情绪也将逐渐转入悲观。

  1、行情研判:震荡上行,拐点将至

  2017年末的玻璃价格在当时环保政策的影响下出现了超预期的大幅上涨,而在年后的淡季中生产厂商又始终坚持挺价的策略造成年后玻璃市场库存、价格双高的局面,故其部分时间的价格已完全脱离市场实际的供需格局,反而更多是由政策和产业规划所引导。进入2018年初期,玻璃期价始终高位震荡,在年后宏观预期较为悲观的情况下,期货带领现货完成了一轮快速的价格回落,部分区域的库存压力也得到小幅释放。年前行业在冬季环保加采暖季限产政策的影响下价格重心略有上移,而需求方面较之当时并无太大增长,上半年实际需求稍逊预期,因而无论是黑色系还是玻璃期货在2017下半年的炒作热点一直围绕着供给侧改革,由于玻璃民营企业较多,政策关注较小,因而对于玻璃的环保政策炒作无论是从反应速度还是炒作力度上都略微弱于黑色系品种,但在围绕供给侧改革的同时,下游需求端的变化也同样不容忽视。在下半年这种供给端快速投放产能且价格高企的情况下,即便短时需求尚可提振,但其后表现较之以往也很难有大的突破,甚至稍远期需求端的拐点或将成为压死骆驼的一根稻草。

????????1.jpg

  如图1所示,2018上半年年玻璃期货价格走势已超出多数人预期,本质上已经脱离传统运行规律的框架,淡季价格较为强势,但由于年后需求远不及预期,玻璃期价快速回落。就整个运行区间来说,目前下方仍受到仓单成本制约,加之合约制度规则的变化(利于买方),期价容易出现升水于沙河地区现货含税价格但贴水实际仓单成本的情形,这种情况也是目前市场多头氛围浓郁的主因之一,目前从基本面上来说,供给端持续释放给玻璃价格的上方空间造成较大压力,但时间上已临近传统旺季,玻璃需求将会受到短时提振,下方将受到需求提振和仓单成本制约的影响逐渐上移,上方则是受到高产能和需求拐点预期的压制,后市大概率呈现近强远弱格局。

  2、宏观:经济筑底之路道阻且长,外围风险不容忽视

  美联储还是在2017年末实现了本轮周期的第四次加息并且特朗普也提出了税改的计划,近期又正式发动了对华贸易战;英国和欧洲国家的一些动作也与美联储的加息类似,而这些事件的影响并不是消息公布或是事件来临时的短时冲击,反而是一个漫长发酵和缓慢释放的持续性过程,本质上是有关国家试图改变自身处境、实现自身利益诉求的措施,在某种程度上,损害他国利益是难以避免的,不管是美国还是欧盟和英国,对于中国而言,无疑都是容易产生冲击的市场。因此,我们其实不必太在意新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某些言论,而是更应该关注其刺激政策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当然也包括美国若真的进行海外收缩而给中国留出的输出空间。此外,其他潜在的地缘政治冲突、恐怖袭击等因素也容易改变或影响有些区域的格局,进而影响资源价格或是带来某种动荡。总而言之,我们外围环境并不太乐观,不管是出口商品还是输出产能,都面临一定困难和阻力。

  经济“L”型仍延续,宽松空间已有限

????????2.jpg

  经济增速下滑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且至今未有走出低谷的明显迹象。如图2、图3所示,单从GDP增速变化来看,其已处于近15年来的较低水平,仅略高于2008年底至2009年初时,且近年来呈现小幅下滑的态势;实际上,若是对2008年金融危机和之后的大规模刺激等因素做适当的修正,我们可以发现,我国经济形势自2007年便开始步入下行通道,呈现出较为明显的“L”型走势,且尚未出现成功筑底迹象。而CPI和PPI指标来看,CPI近两年来于0-2%窄幅区间内波动,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对通胀的有效控制,更多的是反映出消费的低迷;PPI指标自16年年初触底之后,开始快速回升,只是我们需要注意到的是,工业企业盈利的改善和产品价格的上涨,其主因更多的是政策性的压缩供给所引发价格上涨,而不是工业的自我好转。

  当然,政策性因素导致经济出现波动也是常见现象,甚至是必然现象。近年来为维持一定经济增速、避免出现局面失控的可能性,世界各国包括中国政府一直没有放弃宽松政策。不过,随着实际利率水平的上升,以及资金迟迟不流入实体经济等现象,我们可以选择的宽松政策余地越来越少,2018下半年降息的概率大为降低,降准或其他释放流动性的措施又很可能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实际帮助,反而会增大金融风险,因此,2018年的货币宽松局面也不应过度乐观,刺激政策或将更多的从财政政策以及政府主导的投资着手,逐渐引导资金流入实体经济。

文章关键字:
?